笔趣阁 - 都市言情 - 我不是武大郎在线阅读 - ,034 吃剩的桃儿

,034 吃剩的桃儿

        034吃剩的桃儿

        时下的电风扇,讲究的是真材实料,万年牢。

        底座,铝板的。立柱,铝板的。防尘罩,还是铝板的。防护网,变了,钢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滚珠、线圈之类的配件,也是按照使用一百年的标准定的,绝不需要画蛇添足地标注“纯铜线圈,假一赔十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按武达的想法,一个电风扇能用个十年八年就行了嘛。

        像自己的另一世,一台百十块钱买的风扇,死沉死沉的。使唤三十多年了,依然坚挺,呃不,是依然坚持工作。除了噪音大点儿,一点儿毛病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扔又不舍得扔,拿出来用又显得破旧。斑斑驳驳地夹在一堆杂物里,冒充古董,多占地方啊!

        塑料的外壳,镀铜的铝线圈,用力一扭就能断掉的按钮,最多用两个夏天的电风扇,不香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临时筹建的桃源风扇厂办公室,一身干净的工作服,满脸胡茬子的窦建国第一个反对:“我们做企业,要想着长远的发展,不能只顾眼前的蝇头小利而失去了信誉。我反对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几个技术工也纷纷表示:这么做有点不地道,属于麻子不叫麻子,你那叫坑人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机械厂发展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武达冷冷地问一句,刚才还像被踩了尾巴似的几个技术猿,顿时像被捏住了脖子的鸡仔,哑口无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发展?

        都发展到关门大吉,到这个黑心的资本家手下工作了,还有什么脸说发展壮大?

        窦建国一拧脖子:“那我也不干!这昧良心的事儿,坚决不能干!大不了,我回老家种地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圈人赶紧劝阻:“你老家在西北呢,都多少年没回去了,种啥地啊?你会种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窦建国继续拧脖子:“你们知道啥?质量差的东西,出了厂,人家是要骂人的!咱们机械厂为什么不行了,不就是因为那几个魂淡领导不讲质量吗?我劝你们也趁早别干,就这破公司,早晚得黄!”

        根据武达的经验,有本事的人,脾气都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机械厂冲压车间的主任,技术好,脾气臭,还特别不会来事儿!第一天见老板,不说卑躬屈膝、溜须拍马,也不能咒公司要黄吧!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个负无限小的情商,本公司,要定了!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,自己即将创造最快被炒鱿鱼世界纪录的窦建国愣住了:“你不生气?还想用我?先说好,你要是坚持弄虚作假,就什么都不用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成成成,咱不弄虚作假,就真材实料,行了吧?我先问问,你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会什么?”窦建国冷笑一声,“不是我吹,冲、磨、铣、钻、车,没有我不会的。咱们,呃不,是机械厂的机床坏了,也都是我和兄弟们修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敢情,这位还是洗剪吹什么都会的高手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会做转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玩意儿?”高手也有懵逼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给这帮电器盲普及文化知识,武达拿出一个早就预备好的台式的电风扇,三下五除二地拆了个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一说明,这是扇叶、网罩、立柱、底座,那是控制开关、定时器,这是扇头电机、摇头、连接头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一脸懵逼的众人,武达觉得自己似乎选错了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让这些只知道摆弄铁疙瘩的糙汉子搞电器,前景黯淡啊!要不,咱还是回家种蘑菇吧!

        窦建国又冷笑了一下:“你也不用激将,我们几个会想到办法的!这外壳的部分,没什么技术含量。开个模子,往冲压机上一放,打磨焊接就完活儿了。就是这个电机嘛,跃进,你来说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着厚厚的瓶底子的孙跃进,拿出螺丝刀,一边拆电机,一边解释:“这电机大致可分为三部分,定子、转子、固定支架。支架不用说,建国哥的强项。定子也好办,冲压铁片,漆包线绕制,就是转子有点麻烦,需要封胶。咱们没那个设备,需要购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达对这位明显跟其他人不同的家伙很感兴趣:“学过机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一个字,多余的一句话也没有,技术猿的通病!你就不能详细介绍一下自己的爱好,收入,家庭情况?这是一上场,灯就全灭的节奏啊!

        财大气粗的武达很豪爽:“设备的事儿,你们不用管。你们只需要考虑,自己能做到什么,需要什么样的设备和原材料。在这之前,我要看到样品!

        做得好了,窦建国当生产副厂长,月薪六百。孙跃进当研发部主管,月薪五百。其他人,以各自擅长的工种,当车间主任,月薪四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赏格一出,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百块钱就够一家人吃一个月的年代,六百绝对是高薪啊!建国那家伙绝对是走了狗屎运了,要发啊!孙跃进那小子,也是踩了另一泡啊!

        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帮人加班加点,第二天下午,第一台桃源牌电风扇就新鲜出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圆嘟嘟的立柱,四四方方的底座,筷子粗细的钢筋制成的防护网,再配上一个简易的开关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粗犷的风格,纯手工定制的奢华,当时就让武达赞不绝口:“什么玩意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窦建国也知道活儿干得有点儿糙,挠了挠头:“结实,耐造,不就行了吗?外观什么的,重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重要吗?请把吗字去掉!”武达对这些家伙的审美是彻底绝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电风扇不仅是一样电器,其实还是一个家具,一件摆设。

        用的时候,要“时时勤拂拭,勿使染尘埃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的时候,也不是随随便便往角落里一放,是要用布做个套子蒙起来,珍而重之地摆放在显眼的位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心灵手巧的,还会在风扇套上面绣个花儿,以示爱惜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这做得跟一坨那啥似的,谁会买你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谁家里有,会画画的闺女或者姐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万恶的资本家的嘴脸暴露了?还没怎么着呢,就想拐骗人家的女孩儿了?

        武达赶紧摆手:“我不是黄世仁,对你们家的闺女没兴趣。我就寻思着,能不能成立一个小组,专门对风扇的进行外观设计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的手巧,画个图样什么的,印在防护网中间的那块塑料上,显得好看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法不错,却还是遭到了反对:“中间,不是应该印商标吗?就用桃源公司的商标,你的头像那个,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不行!”武达是大摇其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为了恶搞某位卖辣椒酱的,武达特意把商标弄成了自己的头像。现在想想,怎么都感觉那么别扭,那么low。

        试想一下,成千上万的家庭里,武达的头像在不停地摇头,摇啊摇,摇啊摇,怎么感觉那么瘆得慌?

        武达想了想,随手画出一个图样,递给了窦建国和孙跃进:“你们看看,这个标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个桃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可以叫爱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啥缺了个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被孙悟空啃了一口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就是个,吃剩下的桃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知啊!

        乔布斯弄个烂苹果,都能跟牛顿扯上关系,引申出无数的微言大义,咱凭啥不能来个,悟空吃剩的仙桃?

        牛顿再牛,他能上天吗?还是悟空啃剩下的桃儿高明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