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都市言情 - 我不是武大郎在线阅读 - 027 吹,你接着吹

027 吹,你接着吹

        027吹,你接着吹

        事实证明,虽然在武达重新转世投胎的时候,上帝或者是玉帝,或者干脆就是老阎王爷,跟武达开了个小小的玩笑!

        恩爱的妻子变成了人尽可夫的碧池,孝顺上进的儿子都成了别人的种,但社会的整体进程还是可预知的嘛!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趁着国庆假期,陈长生呼朋唤友地卖弄了一番歌喉,就把十来位闲得那啥疼的专家教授请到了鱼梁县。

        据陈长生自己说,废了老鼻子劲儿了,把自己的老脸都搭光了,才勉为其难地请来这么些人,武达一定要用更多的小鸡炖蘑菇犒劳他那逝去的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长生确实很费面子,见来了一位老先生,就赶紧上去:“王教授,您可来了啊!我想死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组团来了几个的,陈长生也赶紧上去:“张兄,赵姐,知道你们离得近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也有略有微词的来宾,人家也会解释:“不好意思啊!是兄弟我考虑不周,下次!下次一定让嫂夫人一起来,多原谅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他那如鱼得水的模样,估计面子一点都没少,可能还多了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能找着赞助商,包吃包住,包来回车旅费,临别时还有纪念品和润笔可拿,这样的好事儿,在九十年代初期可是不太好找。说出去,就像改革开放初期有个外国亲戚一样,都是很有面子的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武达不限制人数,也不要求来的还得是北方人,没见过南方的美景的。老家是山区的也不要——人家自小就看够了山沟沟,再跑到你这里来看山,容易腻歪。

        估计大家都很乐意来,让陈长生的面子再“逝去”一点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结合以上两点,再加上武达的卑躬屈膝、无耻下贱的殷勤服务,让来宾们提前体会了一把vip待遇。

        吃,本地土特产加各类海鲜;住,本县第一豪华酒店,鱼梁县委招待所;行,雇了一辆崭新的中巴,武达亲自驾驶。

        桃源村的景色、空气,特别是山泉跟蘑菇,确实也是真的给力。根本不用武达再编词儿,人家自己就赞不绝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位爱好诗词歌赋的,即兴吟诗一首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的是啥,武达也没记住,大意是说山好水好人更好,祝愿桃源公司兴旺发达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不懂没关系,一圈的人都在点赞,大概就足以说明这位仁兄的水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赏!

        呃不,不能说赏,显得不尊重人家,应该说感谢费,或者润笔,虽然这位并没有动笔。但毫不妨碍人家得意洋洋地举起红包,炫耀一番装进兜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人,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凭本事挣钱,没什么不好意思的!除了有点羡慕,也没什么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该走的时候了,精制的蘑菇干做成礼盒,每人送一盒,倍有面子。就是走亲访友什么的,看那精致的包装,也不丢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淳朴的知识分子们,感觉自己有吃有喝的,白玩了一圈,再接受人家的馈赠,感觉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武达摆摆手:“这不算什么?只是一点心意,值不了几个钱的事儿!等咱们回到县城,还有活动需要出席,大家就别推来推去的,耽误时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欠发达地区的县城,一次性来十多个专家教授的机会有多大呢?

        不客气地说,比上级领导来检查都稀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传统评书的说法,本县县太爷夜观天象,忽见文曲星汇聚此处,掐指一算,却原来是有众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好了,不瞎扯了。实际情况是,武达在这些专家教授到来的当天,就知会了地方部门。本以为跟焦书记的交情还在,应该很容易地就请到,他这个一把手出席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,得到一个冷冰冰地回复:“焦书记已经调往外地任职,现在由蒋书记主事!您有什么事,有预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武达不爱预约,也不打算跟这位蒋书记约。来不来的,也就那么回事儿,爱谁谁吧!

        真要是逼着急了,大不了请咱背后的女人出面,削不死他!

        那老谁小谁不是说了吗,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,都有一个女人,和她的娘家人。咱有大树可以靠,干嘛非得跟他个小官僚死磕?

        武达还是太年轻,小看了这位“百里侯”的心胸与谋略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招待所,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招待所的院子里,已是灯火辉煌,人声鼎沸。巨大的红色横幅挂在楼前,上面华丽丽滴写着:桃源绿色食品恳谈会。两旁从楼顶悬挂下来的xx祝贺恳谈会隆重召开的条幅,一个挨着一个,把好多住户的窗户都给遮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值钱的几块红布,立马就把活动的逼格提高了无数档次。从未见过这么隆重的场面的各位专家教授,如同准备慷慨赴死的英雄们一般,激动得脸色通红。

        跟金主表态效忠?大家的脸皮还没那么厚!

        却都在心里暗暗打气,把自己原本想说的话再琢磨一下,看看有没有不合适的话,或者是赞誉的力度是不是可以再多一些?

        把原本预备的领导席位撤下去,推举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专家坐上首席,这个看似煞有介事其实是不伦不类的恳谈会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专家咳了一声,还没有来得及说话,本地小报记者就咔咔拍了两张相。老专家的脖子挺得更直,说话的强调也更正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武达笑笑,一个眼神过去,两个扛着摄像机的家伙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样的马甲,不一样的logo。一个马甲上面印着“西洲电视台”,另一个的级别高些,印的是“东江省电视台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扛摄像机的都出现了,场面一下子沸腾了,几乎失控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家伙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要上电视的节奏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要火啊!

        呃不,这是要疯啊!

        电视都是个稀罕物的时候,你居然出现在电视节目里面了?这是演员的诞生吗?除了领导和明星,谁有机会上电视?

        可恨啊!

        居然被老赵那家伙拔了头筹,他不就白头发多点儿嘛,名气大了一点点嘛,有什么啊!可惜了啊!录像带那么珍贵,新闻的时间那么短,估计也就老赵有机会在电视上露一下脸,咱们都成背景了啊!

        好事多磨,一波三折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赵教授滔滔不绝地讲了十来分钟,只说得口干舌燥。正准备喝口水接着分析,如果全国人民都能吃上这么健康无污染的绿色食品,对整个民族的体质都将是巨大提升的时候,一位披着灰色风衣、梳着大背头、挺胸腆肚的中年人,迈着方步踱进了会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