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都市言情 - 我不是武大郎在线阅读 - 025 一时快钱一时爽

025 一时快钱一时爽

        025一时快钱一时爽

        钓鱼这个事儿很奇怪,要么老半天浮子都不带晃悠一下,要么就是接连咬钩、惊喜不断。这不,很快另一个港埠的号码就打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搞文艺的就是大方,凯瑞一张嘴就是:“钱没问题,我个人出资买下来也不要紧!这类题材的拍摄,在西方也可以接受。就是暂时找不到投资方,演员也不好请。金先生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    仍然由陈长生代为回答:“港埠的演员,您最清楚,想必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。对此,金先生不做过多的要求与限制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拍摄的时间和资金问题,金先生的意思是,可以等一等。毕竟,当前的社会环境,对男男之间的感情还不是很宽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凯瑞还是很浪漫的,一点都不担心:“哈哈,我就没打算在港埠拍。演员也已经基本定下来了,今年拍新戏的时候,也着实认识了几位大哥。有几位,一直想突破自我,开拓新的戏路。

        麻烦您一下,让金先生接电话好不好?有些问题,我想亲自和他谈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达急忙摆摆手,示意自己不在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长生点点头,说道:“金先生不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what?天妒英才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达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:“电话拿过来!好家伙,这用你一会儿电话,我都被你说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证明自己是自己,武达赶紧说话:“凯瑞你好,我是金麦基!呃,刚才都是陈先生在开玩笑的啦。我身体很好,没问题!”

        凯瑞笑了起来:“我知道,陈生是在开玩笑的啦!不这样,你怎么会出现呢?”顿了一下,凯瑞又说道:“主演我想找托尼哥跟莱斯利演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怎么说,人家能成功呢?

        选的这两位,原本就是那个时空里影片的主演。那扮相,那演技,你就是再直的男人,也能给你掰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个电影,还真不能当成比较低级的男男电影来看。讲的是情怀,是纯真的感情,是对爱的宽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在东方不行,但外国人好这口儿啊!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在有浪漫国度之称的法国,空气中都弥漫着爱的味道。爱情早已突破了各种无谓的限制,这种片子,小意西的啦!

        再说了,题材够爆,才能让挑剔的戛纳评委会青睐不是?

        听凯瑞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担忧,武达很不认真很不负责地如此解释了一番,并信誓旦旦地表示:“不得奖,我,也不退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价钱说定,凯瑞很大方的没等见到兔子,就撒了鹰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文化人儿,谁会在乎那十万八万的?

        陈长生又是一个电话,联系到港埠的同行,早已经送到港埠的下半部剧本,就出现在凯瑞的工作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说凯瑞邀请去港埠交流的说法,武达是绝对的嗤之以鼻孔:我这分分钟几十万美金的富豪,哪里顾得上去你那破地方玩儿?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凯瑞的电话刚挂断,老美的电话就打进来了:“i'mlookingformr.kimmaki,okay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长生示意武达来接,武达摆摆手:“你来接,我能听得懂!”

        等陈长生叽里咕噜跟老美谈了半天之后,兴奋地对武达说:“老美让你提供账号,人家先预付三十万美金,等你的下半部稿子到了,就把剩余的转过来!这钱,真好赚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达笑笑:“其实没多大用处,最多也就是我一个人,挣点快钱。对这一方的乡亲们而言,一点好处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长生本来还在兴奋地搓手,想问问武达有没有更多的好剧本,好多卖给那些冤大头一些,顿时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    您这突然拔高思想境界,有点尬啊!

        咱们不是要还债吗?您不是还要迎娶白富美,走上人生巅峰吗?这时候,忽然考虑到乡亲们,是不是有点太假了啊!

        武达心里也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快钱的感觉是真的爽啊!不大会儿,就几百万入账了,这简直比做什么生意都来钱快啊!

        可自家有事自家知,就自己这抄袭来的东西,真跟人家见了面,三句话就非露馅不可。到时候,你怎么解释自己作品的来历?

        我是从另一个时空抄来的?

        那还不立马被人带走切片研究啊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干脆,谁的面咱也不见,保持那一份神秘感。高人嘛,岂是你想见就见的?得看高人有没有时间,有没有兴趣见你!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什么时候有时间、有兴趣,看缘分喽!

        陈长生不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武达刚才那一句半开玩笑的话,他当了真,呃,准确地说是,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    信,是相信武达真的有造福乡里的想法。疑,是怀疑武达的心思,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通过陈长生仔细认真地推论,最终得出了答案:“你先写《大话西游》是发牢骚,再写《春、光乍泄》是意图催眠自己,让自己的取向发生变化。最后,你改编《forrestgump》是为了嘲讽林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得意洋洋的陈长生,武达很无奈:“你是学心理学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心理学硕士,工商管理学博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心理学考不了博士,才去混个mba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从哪儿看出来,我有那么多的想法的?这就是为了骗钱,没那么多的弯弯绕。你也别跟你背后的人瞎比比,以后说不定你还得靠我吃饭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证明跟着自己是很有钱途的,武达当即表态,返还陈长生垫付的一万美金,另外再付一万的辛苦费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财迷一样的陈长生,一定会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,人家拒绝了:“你先别急着装大款!本金还我就行,别的以后再说。别忘了,你还有巨额的债务要偿还,呃,好像现在不算是巨额了。要不,就先不还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是英雄胆,衣是瘆人毛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钱的武达,就好像穿上了貂绒大衣的土豪,大手一挥:“不要,直接给他退回去。还没怎么着呢,先背着一身的债,不美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武达有点狂,陈长生冷笑一声:“咋地,这就飘起来了?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办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啊!”武达赶紧拉住即将背叛的陈长生,“别误会啊!我只是不要他的钱,人情我还是领的。另外,我还想请您继续帮我工作呢!咱们谈谈服务费用的问题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!你以为你那俩钱儿,能请得动我这个级别的咨询公司?”陈长生越说越气,“你啊!最多最多也就是个乡下土财主,还是个很快就会破产的土财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啊!

        是不是这钱来得太容易,来得太快,让自己飘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剧本之所以能够这么快的传递出去,包括说服老美的原作者同意改编,都是陈长生的功劳。更准确地说,是陈长生背后的林家的功劳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,这软饭还得一直吃下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