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都市言情 - 我不是武大郎在线阅读 - 024 来自星星的你

024 来自星星的你

        024来自星星的你

        不用怀疑,这一波操作都是武达的手笔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长生看着武达那神一般的操作,饶是他走南闯北,见多识广,也是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    切掉关键部分,这能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傻不愣登地把稿子都给了人家,人家改改名字,就成别人的了。你还想骗稿费,一分钱你都捞不着!

        别以为那些家伙都是好人,提上裤子,呃,粗俗了,应该是剽窃他人作品,他们干起来毫无思想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长生不能理解的是,你武达到底是什么脑子,居然能在半个月之内,完成三部风格迥异的作品。呃,半部?

        你要说那个莫名其妙的《大话西游》,年轻人思想活跃一点,也大概能写出来。走个搞怪的路线,说不定还能值点钱。虽然里面的话,有点太搞怪,逻辑也不通,谁会在乎呢?

        可那个《春、光乍泄》就有点,有点,太那个了啊!

        重口!真重口!

        陈长生表示,自己老了,玩不了这么多的花活儿了,也欣赏不来跨界的爱情了。一男一女在一起,不香吗?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看到,武达煞有介事地在文末写上:如果你想得到戛纳大奖,请约稿!陈长生差一点把咖啡吐到武达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忽悠!你接着忽悠!

        能不能拍出来,拍出来能不能放映,还都是个问题呢,你就敢跟人家要十万港币,穷疯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不对,不止十万!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,还有一句:如果得奖,下次约稿,价格翻倍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真不要脸啊!

        枉陈长生自称纵横中外许多年,打过无数的官司,见过无数的贱人,脸皮磨炼得已经刀枪不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情此景,都忍不住老泪横流,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更比一代浪啊!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这都属于人民内部矛盾,港埠很快就回归了嘛!从这个人民口袋里,把钱挪到那个人民口袋里,好像算不了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你武达的胆子也太肥了啊!居然又把黑手伸到了美国友人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导乐是那么好赚的?

        好莱坞有多少名编剧挥舞着剧本,找不着饭吃?

        你个来自东方的,一个默默无名的半吊子编剧,就敢狮子大开口,跟人家要五十万?请注意,这可不是韩元,一张纸就十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美金啊!这是美丽的金子啊!折合现在的汇率,大概是要顶四百多百万人民币啊!就凭你那半截故事,就敢要这么多?

        老陈我闯荡江湖这么多年,都没敢张这么大的嘴啊!不为别的,就因为怕人家大嘴巴子抽俺啊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说实在的,武达这下子也真是个人才,居然对老美的心思琢磨得透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忠实于原著的基础上,让故事更加紧凑,各种大事穿插其中,让人啼笑皆非,笑中含泪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有些部分,放在国内有点不合适,但绝对符合老美的价值观,什么都能调侃,什么都能娱乐,前任总统算个屁的尿性!

        火,是绝对能火,就是拍摄的难度有点大。最重要的是武达要价太高,人家不一定接受。万一人家不接受了,自己垫付的买改编授权的那一万美金,就可能要打水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武达一点都不担心:“反正不是我的钱,我怕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长生都快哭了:“武达,我挣点养老钱不容易,你就别吓唬我了,成吗?你真觉得这事儿能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能成!就算是不成,”看陈长生想骂人,武达赶紧说,“港埠那边也一定会成。放心,不会欠你的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毫无诚意的武达,陈长生第一次感觉到这次的生意不好做,说不定还要赔钱。虽然完全可以从林家拨付的款项里面扣除,但那样做,始终感觉不太美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寸劲赶上了。杰弗瑞打电话的那晚,陈长生的卫星电话没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第二天一开机,就看见一大堆的国际长途(港埠的电话都算国际长途,呵呵。)陈长生也不着急,更不会打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打过去不要钱啊?

        等着就好了嘛!人家要是真有事,就会再打过来。如果是不重要的事儿,那就算了呗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也不是老美那边的冤大头打的,估计也不会是凯瑞打的。那个很另类的片子,凯瑞有没有胆量尝试,只怕都难说。就算是最终决定拍摄,也不可能那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相只有一个!打电话的,一定是武达根本没有开出价格的杰弗瑞。没有钱的事儿,那叫吃饱了撑的。像陈长生这种分分钟几千块上下的人,根本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武达很上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别的剧本,尤其是投给老美的那本是为了赚钱,那这个《大话西游》就是为了圆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聊的夜晚,连个“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,摆在我面前……”这样的话,都听不见,也实在是太无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看《大话西游》最初在影院放映并没有引起很大的反响。但随着在网络的兴起,那种无法准确形容的语言风格,那种笑中含悲的,说它影响了一代中国人殊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象一下,多年后,别人知道武达就是金麦基,该是多么的震撼!所以,这个剧本武达不图钱,图的是名,而且是以后的名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图名?名来了,利还会远吗?

        港埠那边也没有什么时差的问题,电话刚一开机,那个骚扰电话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武达示意了一下,陈长生苦笑一声接通了:“你好,哪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请问是金麦基先生吗?我这里是港埠刘生工作室,刘生想跟您通话哟!”一个嗲嗲的女腔刚出来,随即就传出了杰弗瑞热切的声音:“是金先生吗?我能不能和您见一面,具体谈谈合作的事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金先生的经纪人,你可以喊我陈生。金先生已经全权委托我,与刘生进行业务洽谈。至于面谈,有必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必要,当然有必要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杰弗瑞对这位神秘的金先生很无语,你这样不上不下地,让人很难受啊!就算是商业操作,都是套路,您好歹露个面,说个钱数,咱们也好进行下一步的运作不是?

        就算钱不是大问题,里面的拍摄细节,导演也得跟编剧商量一下才行啊!这里要不要改一下,那里要不要增加个金主要求的角色,这一段要不要删了,那一段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改!一个字,呃,除非你有更好的点子。否则,一个字都不要动。这是我们合作的唯一,呃,是唯二条件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长生很傲娇,因为他的委托人很傲娇。

        武达就不信了,看了几十遍的电影,连里面的背服道都说得清清楚楚了,还有什么更大的改进空间?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不会作曲,武达甚至准备连音乐制作都全部代劳了,没事唱唱“苦海泛起爱恨,在世间,难逃避命运……”,多浪漫啊!

        杰弗瑞很为难。

        改不改剧本先不说,编剧设定的场景是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沙漠啊!

        在港埠怎么弄?跑到海边沙滩上?那不成了哪托闹海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在摄影棚里倒点沙子,冒充沙漠?你把观众当傻子啊!

        就算观众不说,缺少了大漠苍凉辽远的氛围衬托,总感觉差了点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!是差了很多意思!

        听杰弗瑞有点语无伦次了,陈长生只说了四个字:“星爷,西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