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都市言情 - 我不是武大郎在线阅读 - 011 累心

011 累心

        011累心

        大凡在山区,往往都会有个叫什么“一线天”、“鹰愁涧”之类的地方,以显示那个地方的险要。桃源村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战乱时期,就靠着村口的“一线天”,挡住了不知多少回的兵灾匪乱,保佑着这一方的百姓。

        解放了,和平了,这曾经的天险,就成了阻碍桃源村发展的最大障碍。经过几十年的不断拓宽,好歹算是能通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因为离乡里太远,乡里就一直想着再划一片地方,整个把桃源村搬迁过去。秉承着故土难离的老观念的村民,坚决不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来二去的,事情就这么耽搁了下来。桃源村也就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老大难,只要不出大事,随你们折腾去吧!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有了甄诚兄弟的为非作歹,也有了武达怒打恶霸,走上人生巅峰,啊呸,是村长宝座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据当事人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天,天阴沉沉的。在苍茫的大天上,狂风卷集着乌云。在乌云和大山之间,武达像一道黑色的闪电一样,在高傲地飞翔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武达凝聚到了足够的灵气,看天地大势已成,遂喃喃念动六字真言“唵嘛呢叭咪吽”,再大喊一声:“开!”顷刻间,天崩地裂,两座大山被夷为平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满手血泡的武达,如果知道自己是如此的牛掰,肯定会破口大骂:“你妹啊!你来个海燕就算了,还念六字真言?你咋不说我要破碎虚空,登临天界呢?he,tui!”

        真相只有一个,凶手,啊呸,是把阻碍桃源村人民致富奔小康的大山给炸了的功臣,就是武装部的爆破队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一天的班没上过,武达好歹也算是自己人,更何况还有焦书记的面子在那儿。爆破队干起活儿来,那叫一个利索。

        武达说炸八米,人家就按十米的量来准备。把山口给炸开了,顺手还把容易塌方的地方给清理干净。战友们,敞亮!

        根本不像那些搞测绘的孙子,就一口咬死了三米宽的路面,多一点都不干。

        武达一再解释说,三米的路面,不容易会车,不利于长远的发展。将来村里的人都有车了,就不好安排了。与其费第二回事儿,倒不如现在就一步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个穷得叮当响的破村子,还没怎么着呢,就想着将来别出现交通堵塞?你咋不来个节能环保,污水处理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提醒不要紧,武达一拍脑袋:“对啊!下水道还没规划呢?你们几个帮帮忙,把路两边的排水沟下水道什么的,都设计一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规划起来很容易,大不了把原来的图纸加宽一点点,多涂上几笔的事儿。真正要干活的还得是桃源村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的村子,人家又不走这条路,让人家出钱出工,也没那个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指望着焦书记大发慈悲,调拨点大型施工机械。结果好说歹说,就来了一辆压路机,另有碎石设备一套,熬柏油的大锅两只,还有个喷柏油的破车。

        铁质的压路机滚筒在路面上来回奔波,发出轰隆轰隆的噪音。一群孩子就跟着跑,看稀罕。猜测那个压路机的滚筒是不是实心的,要不然怎么能把凹凸不平的地面,给压平压结实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碎石机的用处就更不用说了。把大块的石头往里头一扔,那钢铁巨兽就张开大嘴,咔哧咔哧把石头啃烂,变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石子,从后面的传送带上再拉出来。就像一个人啃了很多玉米棒子,然后第二天就看到了一堆没有被消化的玉米粒。

        武达很忙,在忙着往玉米粒,呃不,是给石子拌上沙土、熟石灰,好用来做路基。

        拌沙土本就是个脏活、累活,武达也不好意思让那些老弱病残们帮忙,只能自己领着几十个年轻力壮的汉子玩命。特别是那石灰,风一起,每个人的脸上都像是搽了雪花膏似的,煞白煞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力气的,就卖个力气;实在干不了重活的也不愿意吃白食,都是一个村里的,你好意思就在旁边干看着?咱干不了重活,不还能烧个水、送个饭啥的?

        就是放了学的孩子,在看热闹之余,也知道捡起几颗石子,放到路上,再踩上几脚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天黑放工回家了,一个个又是沙又是土的。乍一看,就是一个个从泥浆里面捞出来的泥猴子。没办法,村里就这条件,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。最多也就是胡乱擦洗一下,就完事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条件虽然差,但只要心齐,这条目前看来很奢华的公路的雏形,也已经慢慢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天,武达刚进家门,就看到了笑语嫣然的李秀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秀芹丝毫不顾武达老爹老妈意味深长的笑容,拿出毛巾像擦西瓜似的,给武达擦了擦脸,那毛巾立马就变得不能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秀芹作势要扔,武达伸手接住:“没事儿!洗洗还能用!现在顾不上那么多讲究了!”又问:“这不是春节过完了吗,你怎么还不去上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早一天晚一天不要紧。大学的课程,没那么赶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闹!你还想着天天翘课咋地?别以为进了大学就不用学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家不是想,想……在家多帮你一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做什么?”武达的火气有点大,“烧火做饭,哪个婶子大娘不比你强?你现在要做的是,好好学习,掌握高新技术。而不是学人家,翘课谈恋爱,或者是写两首无病**的歪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达的语气太重,李秀芹的眼睛立刻红了,“哇”的一声,哭着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爹大怒:“你个混蛋!人家好心好意地来看你,你良心叫狗吃了?还是觉得自己当村长了,是个人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武达也是一脸落寞:“您就别添乱了!你还真想把秀芹留村里咋地?算了吧!

        过两年李老师退休,他们就全都回魔都了。对咱们桃源村来说,他们不过是个过客。早就应该让人家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爹喟然长叹:“也对!李老师当知青这么些年,也吃了不少苦,咱们也不能光想着自己,断了念想也好!回头再物色一个,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门外偷听的李秀芹,哭着问武达:“你就这么讨厌我?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,我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有不好的地方。”武达苦笑不已,“是我的问题。你不觉得咱们的年龄差得有点多吗?你不觉得我自从当上了这个村长,就再也不能只顾着自己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年龄不是问题,我爸妈不会介意的!”李秀芹拼命地辩解,“等我毕业了,咱们可以在县城工作。等有能力了,再回来帮助村民也不晚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时候算是有能力?十年?二十年?等不起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达其实更想说的是:你真的可以信任吗?真的可以,在今后能够继续一如既往地爱恋吗?

        爱一个人,不是把她紧紧搂在怀里,说“你是我的”,而应该是让她随风远航,找到属于自己的彼岸吧!

        一觉醒来,再去工地修路的人们赫然发现,不知道什么时候,武达已经拌好了一大堆的砂石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有人喊着:“村长,你这是为了赶工期,连觉都不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武达没吭声,找了一块二三百斤的大石头,也不喊人帮忙,双臂一较劲,肌肉虬起,硬生生地举到路面上。又拿起大锤,一下一下地砸了下去,直到把那块可怜的石头砸得粉碎,武达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体累了,心里的酸楚似乎就会减弱,也许就听不见远处李秀芹的哭声了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