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都市言情 - 我不是武大郎在线阅读 - 009 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

009 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

        009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

        甄诚走了,甄诚华也被送医院休养去了,甄三爷也被他家的人拉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赔偿的问题,现在似乎不太合适说。甄家的老五生死不知,老六也是个废人了。说不定两家要一起办丧事了,谁也不用赔谁。

        甄三爷的家人对武达的义举表示了一番感谢,周围的人也渐渐地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武达的手段有点狠,呃,是非常狠。但对坏人,需要客气吗?肯定不需要啊!

        就今天甄诚华的做派,下一步指不定要干出什么缺德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真要是临到了自己头上,谁能保证他会对自己客气?谁能保证,到时候还有个武达帮自己伸张正义?

        我们总是期盼英雄的出现,对英雄自然也是崇拜有加。比如眼里一直冒着小星星的李秀芹。

        村里长大的姑娘,也没有什么忌讳,一把抱住武达的胳膊摇啊摇的:“达哥,你好厉害哟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达被李秀芹的两座大山压迫得,面红耳赤,几乎喘不过气来。话也不敢多说,更不敢硬生生把胳膊抽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碰着了什么不该碰的地儿,人家会不会骂咱耍流氓呢?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似乎有点那啥,也有点夸张。毕竟隔着好几层衣服,你还能受压迫到哪里去?

        但您可别忘了,这是九十年代。什么各种垫子,各种手术,根本不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纯天然无污染的e啊!威力惊人啊!

        李秀芹似乎是没有感受到自己的威力,还没在那里摇啊摇的:“达哥,你学过医吗?为什么,对人体各部位的关节那么熟悉?”

        武达呵呵一笑:“没什么,就是军中一点粗浅的擒拿。不值一提。没吓着你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家哪有那么胆小?你这是在打坏人呢!就是没有照相机,要不然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你?看不见武达惹了这么大事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老师黑着脸过来了:“武达,你下手有点重了啊!咱先不说甄家人会怎么样报复你,就是他报到派出所,你也不好受啊!要不,你跑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向严肃的李老师,也煞有介事地跟老伴商量,要不要安排武达去魔都的儿子那里避避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武达不禁哑然失笑:“没那么严重!我只是把甄城华的关节卸了,死不了人。那家伙自己还一身的麻烦。哪顾得上找人收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糊涂!”李老师手指一点,“关云长还有大意失荆州的时候,你有多大的能耐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那几个小混混,武达自认为,天空飘过五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秀芹听了也很担心地:“甄家老二在乡里开饭馆,老三在县里上班,跟乡里的人都熟。人家万一找派出所的人,以你打架斗殴为名把你关起来。任你再是无双的英雄,也是徒呼奈何!达哥,不可不防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武达挠了挠头:“也是啊!要不,我再麻烦我的战友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,尽管李老师还不算自己家的老人。家有贤妻,夫不招祸,虽然李秀芹和自己还不是那种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没等天黑,几声刺耳的乌拉乌拉的警笛声刺破了桃源村的宁静。两辆警用边三轮摩托车,闪烁着警灯就上来了。为首的是一位戴大盖帽的,据说是迟翔副所长,还带着几个联防队员。向导嘛,就是冷笑不已的甄家老二。

        几条杂鱼无所谓,不过是活动一下拳脚的事儿。难处理的是这位副所长,特别是已经喝得晕晕乎乎的迟翔副所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因为武达的凶名在外,迟所长一下车,就如临大敌。不仅命令数名联防队员把武达包围起来,右手还扶在枪套上,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枪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枪支管理不是那么规范的年代,武达丝毫不怀疑迟翔有开枪的胆量和勇气。特别是在旁边还有个,不断煽风点火的甄家老二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武达有把握,在迟翔开枪之前干掉他。但公然杀人,还是一个警察,这是准备亡命天涯的节奏吗?得忍啊!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联防队员摇晃着手铐,冷笑着走了上来。迟翔冷笑着看着武达,甄家老二也冷笑着看着武达,好像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敢动我儿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瘸一拐的老爹,胸前挂满了军功章,手持一根梭镖,身背一般把生锈的钢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刀上的红绸早已褪色,却依然在寒风中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迟翔打了个饱嗝:“你这死瘸子,从哪儿冒出来的?敢阻碍我来执法,看来是不想活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爹一拍胸口:“老子自小参加革命,打过老蒋,打过美帝。自从老子扛枪那天起,就没有把枪口对准老百姓过!

        你小子算个屁!来啊!有种你对这儿开枪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甄家老二还要再添把火,鼓动迟翔直接来一发。迟翔的酒劲儿,却已经散的差不多了,也终究没敢把枪拿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啊!无论是谁,单枪匹马地面对数百号手持玛莎拉蒂牌粪叉子的老爷们,呃,还有老娘们,都得肝儿颤啊!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几个顽皮的孩童,拿出弹弓,照准迟翔、甄老二等人的眼睛就是一顿乱射。

        甄老二捂着黑眼圈,还不知死活地威胁说:“我看见你了!看见你了啊!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,早晚弄死你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玩弹弓的孩子也有姓甄的,也说不上对甄家老二有什么恨不恨的。只当是小孩子不懂事,顽皮了。但听到老二的话,再联想到他家老五,刚刚把自己的三爷都打死了,姓甄的族人也逐渐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义愤填膺的,吃瓜看热闹的,人数越围越多。里三层外三层,把迟翔几个家伙团团包围,宛如汪洋大海里的孤岛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民心可用,老爹哈哈大笑:“太祖他老人家说得对啊!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!一旦陷入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,一定会走向灭亡!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定性为反对派的迟翔,感觉自己就像汪洋大海里的小船一样,随时会翻车,呃不,是翻船。

        穷乡僻壤出刁民啊!

        万一这帮子刁民把摩托车砸了,顺带脚的把自己也砸了,哭都没地方哭去!你还有本事,把这好几百号人带所里去啊?

        真闹到那一步,别说自己一个副所长,就是乡里、县里也不好应付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叫啥?这叫激起民愤,官方说法叫,激起大规模群体性事件,听候处理吧!

        迟翔不想听候处理,那一处理就是一杆子撸到底,这辈子都没有爬起来的希望了啊!

        我不!

        当下最重要的是,安抚这帮刁民,呃不,是父老乡亲们的情绪,别把事情闹大了!

        迟翔同志轻咳一声:“乡亲们,尽管放心!咱们的政策,大家一向是知道的,那就是绝不放过一个好人,啊呸,是绝不放过一个坏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不靠谱的迟翔副所长,老爹很担心:“这玩意儿不像个好东西啊!儿子,要不,咱就硬扛,量他也不敢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儿!就这几个杂碎,困不住我!”武达又对着村民一抱拳,“各位老少爷们儿放心!他甄家的手没那么大,他遮不了天!”